当前位置:南明区捷诚电器维修部社会莆田恶性杀人案的幕后推手,也必须要绳之以法
莆田恶性杀人案的幕后推手,也必须要绳之以法
2022-08-11

莆田系早已名闻遐迩,不曾想今年的莆田,又一再出名。先是莆田继江苏南京、扬州之后,成为德尔塔疫情新的爆发地,随后蔓延,波及厦门,且是从学校大规模破防,令人错愕。

接着又是这次恶性杀人案,莆田平海镇55岁男子欧某中砍伤邻居祖孙四代,导致2死3伤。截至目前,警方还在全力追捕欧某中,并发出5万元悬赏。

细看欧某中行凶报道,越看越觉得不是滋味。譬如说吧,警方悬赏捉拿凶犯,竟称抓活的奖2万,死的奖5万,另类不?奇葩不?令人拍案惊奇!

再说这杀人潜逃犯,不仅没有因为血腥杀人遭到谴责,还在网上被广泛同情,找到了为民除害的快感。连当地的老百姓,都对差点灭门案的受害者极少同情惋惜。

奇怪不?冷血不?让人惊诧莫名!据说逃犯身上可能带着凶器,抓活的谈何容易!但警方悬赏只奖励2万元。而如果欧某中畏罪自杀,尸体被哪位群众找到,奖励5万元。

仿佛吃定这个渔民出身的杀人犯已跳海身亡,再聪明的脑回路都会因此短路!我向来对地域黑嗤之以鼻,但发生在莆田的这件事,确实颠覆了我的认知。

如果媒体报道的情况属实,我倒觉得尽管欧某中选择的方式极端暴力血腥,不值得提倡,他的这种血洗邻居的恶劣行为,让自己也走上了不归路。但他完全是被逼的!狗急了还会跳墙,兔急了也会咬人。

更何况他的这种怨恨已被压抑了6年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(死亡)。一种无形的社会力量,把他逼到疯狂杀戮的悬崖之上,直到纵身万丈深渊的那一刻,才对自己善良的人性产生恐惧和敬畏。

这可以解释他为什么至今仍畏罪潜逃。如果他还活着,应该躲在某个角落里瑟瑟发抖,面对自己杀人的双手,他的良心不断受到自我谴责。更多善良的人相信,他绝不会再行凶杀人,直到被抓捕归案。欧某中绝不是人间恶魔,是有人将他逼成人间恶魔!

他本是人间的天使,曾在多年前跳海救过人,他本不想杀人,因为房子翻盖一事,全家委曲求全在大棚中居住6年都忍了,他也曾向社会各界求助、举报,但却投诉无门,令他心寒,失望到极点。

更可恶的是,一场台风,掀掉了他居住的大棚;几块雨棚残片,砸坏了被害者的菜地;又一场邻里纠纷,由此而来。

我不由得想起杜甫写下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来,杜甫当年是“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,忍能对面为盗贼”,自己老弱病残,反抗无力。而今日欧某中是《大棚为台风所破歌》,我尝试着改写如下:

大棚为台风所破歌

八月台风风怒号,卷我大棚搭的巢,顶飞空中洒四野,高者挂罥长林梢,下者飘砸农作物。村霸恶邻欺我无势力,住楼阻我屋新建。

公然与我斗不息,唇焦口燥呼不得,归来倚门自叹息。生活天天云墨色,六载漠漠向昏黑。布衾多年冷似铁,娇儿恶卧踏里裂。床头屋漏无干处,雨脚如麻未断绝。

八旬老母少睡眠,长夜沾湿何由彻!安得广厦三两间,庇护一家寒士俱欢颜!风雨不动安如山。呜呼!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不再受冻方知足!台风比秋风更甚,棚顶比茅草更糟,恶邻比群童更坏。

唯一不同的是,顾某中可不是“老无力”的杜甫,而是55岁的强劳力,面对住在高楼大厦中的恶邻,连自己住新房的权利都被剥夺,顾某中的忍耐已到了极限,实在被逼上梁山了。

现在,血案已经酿成。警方需要迅速将恶魔捉拿归案,绳之以法;社会更需要深刻反思,检讨逼良为娼的社会生态。惨案发生以后,对当地社会的各种拷问也浮现出来:为什么基层调解机制软弱无力?这两家的矛盾由来已久,当地村干部说多次调解,但收效甚微。

是非曲直明摆着,人家有合理合法的建房手续,作为邻居有什么理由阻挠对方施工?

作为当地的地方组织,怎么就不能主持公道正义的呢?欧某中的香烟纸上写满求助电话,相信他一定以各种方式求助过,甚至给市长大人写过求救信,为什么都是石沉大海?难道又是层层交办的官僚主义作祟?

这样久拖不绝的信访问题,绝不仅仅是最基层组织工作不力的问题,上级相关部门也要认真对照,深刻反思,我倒希望我们的纪检监察机关严查深挖,严肃追责,还社会正义公道。另外,欧某中全家被迫居住在大棚之中6年,还有80多岁高龄的老奶奶,当地是如何视而不见、熟视无睹的?难道就没有一点侧隐之心?

就没有人为他家仗义执言?有关部门迫不及待地出具无关黑恶势力的证明,但到底是想证明什么?是谁剥夺了人家的建房权利?有关部门想过没有?!现代社会是一个法治社会,绝不会容忍任何人以残忍手段挑战法律,以公众舆论绑架法律。

相信欧某中被抓捕以后,一定会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。但我认为,在这起恶性杀人案的背后,有很多无形的推手,以各种不作为慢作为的方式,把欧某中推下万劫不复的深渊。有关部门应当以此案为线索,细查深挖,问责追责。否则,欧某中酿造的血案,还会有下一个、下两个。

惨案发生以后,人家住在大棚里受罪,你住楼房中享福,难道就没有一点同情怜悯之心?问题的核心是谁的问题为什么弱势群体得不到救助?为什么欧某中的求助久久没有回应?